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群工作 > 黨建工作

黨員干部應用朱德之問拷問自己

作者:薛凱峰  時間:2019-08-07  點擊:309


在我們黨的組織生活中,有些問題振聾發聵、令人口警醒,有些問題則逼人直面、必須回答—比如“朱德之問”。“不敢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,算什么共產黨員?”重溫朱德這句反問,更能體會出一個共產黨人對同志的大愛和深愛,對黨組織的忠誠和堅貞。這一問放在今天,仍值得各級黨員干部回味和反思。
    那是抗日戰爭時期,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在第344旅檢查工作時,因原旅長去延安治病和學習,旅黨委研究決定由團長田守堯代理旅長。八路軍總部研究后,認為田守堯資歷和領導能力尚有欠缺,派楊得志擔此重任。一時想不開的田守堯,就鬧起了情緒。朱德見狀,建議旅黨委召開民主生活會。旅政委黃克誠首先發言,但對田守堯的批評比較婉轉。朱德發火了,于是便有了這句。
后來,田守堯認識到了錯誤,重新振作起來,走上重要的領導崗位。可以說,這種敢于直言的風骨膽魄,非懷烈火般純真信仰的人不能有,非情系家國根系人民、心系事業者不能加持。
    時至今日“"朱德之間”,至少在一部分黨員干部身上,仍然是個大問號。在現實組織生活中,有的黨員干部對下級順著、寵著,怕丟掉選票;對上級捧著、迎著,怕得罪領導:對同級哄著、抬著,怕陷人孤立:對不良風氣忍著、讓著,怕遭受報復。“泡沫團結”“虛假客氣”掩蓋了本可以早發現、早解決的問題,掩飾了本來就存在、隨時可能激化的矛盾。像這樣只講和氣不講正氣,不是真正的維護團結、顧全大局,而是政治軟弱、原則失守的放縱,祖護縱容了錯誤言行,變相助長了不良風氣,削弱了黨的公信力和戰斗力。

一個單位“好人主義”盛行與否,反映出作風好壞,影響著事業成敗。馬克思恩格斯在《共產黨宣育》中莊嚴宜告:“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。”鄧小平曾經指出:“不講黨性,不講原則,說話做事看來頭.看風向,滿以為這樣不會犯錯,其實隨風倒本身就是一個違反共產黨員黨性的大錯誤。

“朱德之問”已過70多年,卻仍言猶在耳、發人深省、拷問初心。“各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要加強斗爭歷練,增強斗爭本領,永葆斗爭精神。”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專題研討班上提出的明確要求,更是全面從嚴治黨必須遵循的行動準則。
    “蓬生麻中,不扶自直;白沙在涅,與之俱黑”。什么樣的環境造就什么樣的人。風不清、氣不正,討好賣乖、明哲保身,說話好聽有人信、處世圓滑受歡迎,勢必會讓“老好人”占上風,出現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逆淘汰。從近年通報的案例中不難發現,一些黨員干部從“好同志”淪為“階下囚”,奉行好人主義的領導干部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
    作為共產黨人,不能搞“兩個嘴巴說話、兩張面孔做人”“明講大道理、暗打小算盤”,更不能“人前說忠誠、人后失忠誠”,應該像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那樣,做到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披肝瀝膽講真話、信念如磐敢斗爭。
    “朱德之問”是深刻的,是尖銳的,或許還是“逆耳”的,惟其如此,在今天才尤其有意義。每名黨員領導干部都必須深人地想一想“朱德之問”,當“戰士”不當“紳士”,講黨性不講私情、講真理不講面子,用實際行動向黨和人民交出一份圓滿答卷?

(搬家中心:薛凱峰)

江苏时时预测软件下载